丑小鸭的蜕变

发布者:资助管理中心发布时间:2017-03-06浏览次数:15


丑小鸭的蜕变

南开大学化学学院武晓慧


武晓慧1996年出生在河南位处黄河滩区的一个小村落,由于个人家庭境遇,晓慧家成了贫困落后村子里更贫困落后的一部分,从8岁起,晓慧开始刻苦努力的学习,挑灯夜战成为日常。因为她的妈妈说,考上好大学是改变家境况的唯一出路。幸运的是,2013年的高考,她取得自己满意的成绩,拿到录取通知的那刻,她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初入大学晓慧却面临了对大学、对天津这座城市的适应问题。在一次交流中,她曾这样形容自己最初的大学生生活:“我依然落后。天津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大城市,大城市的生活缤纷多彩,各种高楼大厦,各种我看不懂的奢饰品,我身边的同学仿佛与我不是来自一个世界,我不懂乐器,不懂绘画,不会说流利的普通话,甚至不会开电脑,我听不懂她们的谈话,不知道什么是“飞行模式”,好像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连支撑我自信90%的成绩也在这所学术氛围浓厚的大学里失去了光环。我也依然贫困,贫困到靠资助和助学贷款才上得起学。这一切的一切,让我的自卑达到了峰点。”

 2013年,在学院的支持和鼓励下,晓慧申请了每年3600元连续四年资助的胡安朋助学金,并且为她提供了学院的勤工助学岗位。“自卑,因为太渴望变好”。一直以来,晓慧十分努力,极力的渴望能变成想象中的自己:举止得当、谈吐风趣、博学多识……而刚入学时的确连跟陌生人说句话都脸红结巴我要改变我自己想要成为自己心目中的那个我!”,这是她的信念。想要成为这样的人,她深知要做的太对太多,而自己又是一个慢热型的人,时间有限,不想因为兼职浪费在校学习的时间,助学金是便成了她的“稻草”。



助学金让晓慧有更多的时间做她想做的事情。3年,她做了很多,学习到很多东西,内心变得强大。2013年,晓慧进入了校社团联合会、院青年志愿者与服务中心做干事,跟大家一起做素质拓展、举办荷花节及社团评优大会、参与趣味运动会等,在这种良性循环中,她结实到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性格变得越发开朗;2014年,担任班长,在“周恩来”班的尾期和其他班委一起为班级争得了南开大学第五届“周恩来”班、天津市优秀集体的荣誉称号,同年加入义工联盟、绿色行动小组举办了地铁站之类的志愿服务活动,增强了自己的组织、交流能力;2015年,担任院青年志愿者与服务中心副主任,和部长们一起把青志协经营成一个温馨有爱的家;2016年,第一次申报社会实践研究课题并带领9人的小队伍前往家乡进行了实践活动,圆了她当初“把南开大学的精神带回家乡”的愿望。自大二学年起,连续两年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和南开大学优秀学生干部的荣誉。如今,她已经成功获得保送资格,继续在攻读研究生。伴随着成长,她的自信越发强大,虽然站在台上的还是会打哆嗦,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它会成为闪亮自己的舞台。

对于学校的资助,晓慧曾说:“助学金教我学会爱。自上高中起,我先后得到过国家的助学金、民间助学金、爱心人士助学金。如果没有入学时桑梓对我的资助,我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上大学,如果没有胡安朋助学金,我不知道我能在学校学习的时间会减少多少。助学金不仅是一份物质资助,更是一份精神支柱,这是爱的传递。助学金让我感谢生活,学会被爱与给与爱。也因此我喜欢参加志愿服务活动,两年的社区义务家教、学校活动志愿者、养老院看望老人、禁毒宣传、地铁导航、献血……这些让我的内心感到温暖,感受到我存在的另一种价值:传播爱。



“感谢曾经资助过我的所有人(组织),谢谢你们的爱。感谢大学四年为我提供资助的爱心人士,我不知道您的真实姓名,不知道您的模样,您像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又像是一个普通的存在,每次见到满怀善意的人时,我觉得她(他)就是您。这种爱给了我足够成长的空间,给了我精彩下去的自信。从小我妈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知道你们不图回报,我会在爱的环境里传播爱,我决定从我正式领工资开始,资助需要帮助的学生。”